矗立在黄浦江畔的“中国塔”

中国金茂 10-27

作者:金茂酒店资深工程顾问、原金茂大厦筹建办公室副主任   葛进

今年是中化集团建司70周年。70年,历史变迁、风雨同行,一个个项目成功落地,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,一代又一代中化人为企业奉献了热血和汗水。在这样特殊的时间点,我不禁回忆起金茂大厦建设的点点滴滴……

站在上海外滩放眼望去,陆家嘴地区高楼林立,不逊于世界上任何城市,金茂大厦正是其中最美的一座“塔”。这座上世纪90年代末落成的中国塔不仅是上海滩的地标,更是当时中国改革开放的标志。

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讲话,进一步坚定了全国深化改革的信心和决心。时任外经贸部部长李岚清就有了一个设想:在上海建一座大楼,成为中国经济、金融、贸易面向世界的窗口,“要造就要造摩天大楼,要建88层”。金茂大厦就这样被刻上了时代的烙印。

我曾于20年前参与了金茂大厦的建设,任筹建办副主任,经历了大厦从征集优化设计方案、组建建设团队、招标、施工、决算等一系列工作。当时的经历仍历历在目。不是每个人在一生中都能有这样的机会亲历其中,我至今依然倍感荣幸。

广受赞誉的“古塔”式设计

在上海“滩”,盖这么一幢大厦,行不行?这是个问题。好在专家给出了肯定的答案。地质专家还说,虽然陆家嘴在江边,但黄浦江冲刷这么久还能形成这么一个凸出来的平地,说明它的地质条件是比较好的。中国工程院李国豪院士还说,在上海建摩天楼,要考虑是否能承受12级台风,承受7级地震,大楼的高宽比不能大于7,比如要造420米高,那么底盘直径不能小于60米。

1993年2月,金茂大厦项目准备在全球招标。任务书上明确主要功能是办公、酒店、观光和商业零售,由专家评审委员会投票将比较好的方案递交给原外经贸部领导。没能中标的方案我们也会给予一定的补贴。

在兰生大酒店召开的项目招标会,吸引了美国SOM公司、日本日建设计等10余家知名设计公司。5月,各公司的设计方案都提交后,马上召开专家评审会。这时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,15位专家中有三分之二投票给了SOM公司,可以说是绝对性的优势,另有两家公司并列第二。于是我们把这三份方案交给了领导。时任上海市市长吴邦国、外经贸部部长吴仪都非常重视,最后,领导和专家的意见吻合,就确定由SOM公司设计。

这个设计方案非常漂亮,后来获得了伊利诺斯世界建筑结构大奖、新中国50周年上海十大经典建筑金奖第一名。这个设计的杰出之处在于,巧妙地将世界最新建筑潮流与中国传统建筑风格结合起来。

当时主设计师Adrian Smith先生表示,他一直很喜欢中国的“宝塔”,并研究过中国2000多座宝塔,用料、造型各不相同。在金茂的设计中,他融入了宝塔这个意象,而不是简单照搬,并且用最现代的玻璃幕墙等建筑材料体现。

金茂大厦的平面构图是双轴对称的正方形,立面构图是13个内分塔节,由下而上、四角内收。从平面正方形对角线上看,构成两个最佳的视角。金茂大厦上小下大,逐节加宽,像一尊摩天宝塔,巍峨神奇。环顾仰望,金茂大厦似塔似碑,形体不断变化,母体不断重复。层层向上收的体形使得它充满中国古塔的神韵,但高科技的材料却使它随着昼夜更替,阴晴变化,远近高低视点的改变而或金或银、或蓝或灰、或隐或现,拥有东方美人般的细腻感。可能正是这种特性,使得每个人在接近它时从未感觉到压迫。

金茂的体量非常巨大,但并非大而无当,这其中体现了设计师对于中国古典建筑的理解。我们可以看到九曲桥飞跨在中庭中,可以看到江南月洞门从后院深处走到前厅中庭,可以看到北方民居花格窗由百姓门面变成金拱顶饰,还可以看到铜雕壁饰龙凤虎演绎五千年汉字的进化。金茂大厦所表述的中国传统文化符号,充满个性,相互映衬,珠联璧合。建成后曾轰动一时,被誉为“人工建造的最美宝塔”。

但设计也并非一蹴而就,光深化设计我们就又花了9个月的时间。SOM公司作为主设计公司自己又请了9家顾问,分别为他们设计污水处理、垂直交通、玻璃幕墙等提供专业技术支持。设计方案经过若干次的修改,裙楼从围绕主楼一圈,变成和主楼分离,独成一幢。有人说裙楼像一本翻开的书,有人说像一艘游艇,有人说像一尊雕塑。我觉得在像与不像间给人想像的空间,才是成功的设计。

挑战业主自管建设模式

确定了设计方案,这么大体量的超高层建筑,怎么建,怎么管?筹建办既听取了设计公司SOM公司的建议,也考察了当时上海比较高的建筑——证券大厦以及北京国贸中心大厦。他们采用的是聘请外资企业进行项目承包管理的方式,费用较高,略显“水土不服”。

金茂大厦是原外经贸部牵头、多家央企出资兴建的,50多亿美元能凑出来实属不易。于是,筹建办没有采取委托管理的模式,而采取了业主自管模式,就是各个小项目的招标、管理、协调都自己掌控。这么大的超高层建筑,千头万绪,不是几个人能搞定的,于是,金茂大厦筹建办公室开始了招兵买马。

筹建办的人员不在多而在精,否则会相互扯皮或者出现决策困难,影响效率。所以金茂筹建办一共就招聘了20多人。设计深化工作完成后,筹建办就开始了总工程大小项目的招标工作。

地下工程主要是打桩、打地基,筹建办找了中国的上海建工、中建集团等公司。地上工程我们为了出小钱,办大事,分成了很多分包项目:其中钢结构由日本公司承包;玻璃幕墙由一家德国公司承包;电梯由三菱电机负责;墙电由法国公司承包;弱电智能系统由新加坡公司承包;消防工程由瑞士公司承包;酒店的内部精装修由6家公司承包,一共有40余个分包项目。

这个“多国部队”必须由有资质的“总包”负责统筹协调,但建筑结构室外工程的总包是由建工集团牵头的,联合了德国和日本两家公司,这也对筹建办的协调工作提出了挑战。

协调分包和总包的矛盾

金茂和建工集团可以说是互相支持、互相成就了对方。做完这个项目,建工的老总曾说,建工既收名又得利。完成摩天大楼的建筑任务,对他们的确是一种超越。这是一种双赢,中国的企业在这种历练中成长。

但在建筑初期,面对分包外国公司和总包建工集团之间的矛盾,筹建办的原则是一要管、二要帮。每周的例会,我们都让建工集团主持。每家公司的账单没有建工集团的签字,筹建办就不付账。负责设计的SOM公司对于每种材质的用料都有明确的用料规范。有家法国公司在建设时,购置了一家镇江小公司的电线管,不符合用料规定,但大量的管子已经送到施工现场,建工集团按工程质量规定要求他们退换,法国公司很不配合,一直闹到筹建办。我们的态度也很强硬,法国公司最后只好全部退货,重新采购。

还有一次,在铺设楼面桁架时,一家公司把“重心线”弄成了“中心线”,建工集团要求他们整改,他们同意了。第二天一早,他们就说已经连夜整改好了,并封起来了。监理方也无法判定到底整改得怎么样,于是筹建办在会上当场决定,这批产品全部报废。这其实也是业主方在向大家“立规矩”:细节上一定要一丝不苟,否则一旦出现安全问题,就会产生无法挽回的后果。

这么多家公司同时施工,如何保证质量?除了建工集团的掌控,筹建办又特别请华东设计院做工程监理,专门负责工程质量的管理。不管什么时候、什么地方有施工,一定要有人监督,管好工程质量。

前后七年,无数个不眠之夜,金茂大厦终于落成了。这么多年,我经常回想起那些年和筹建团队的战友们共同熬夜奋斗的日子。今天,虽然浦东建起了比金茂大厦更新更高的大楼,但金茂依旧璀璨辉煌、独树一帜,它伴随着中化不断改革发展的历史进程,也必将见证中化更加辉煌的新征程。

分享到

彩神-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