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企业文化 > 70周年专题

我的储罐梦

时间:2020-10-26     来源:能源事业部
视力保护色:

作者:中化兴中离退休干部  白全力

二十多年前,我曾随团去日本、新加坡等地考察。参观完日本喜入基地和新加坡海皇油码基地后,我感到我国的港口和码头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。人们都说爱国情怀总是在离开祖国的时候分外浓郁,我在踏上日本和新加坡的国土时深有体会。看着他国国旗飘扬在现代化的港口和码头,回想国内设备落后、经营粗放的港口码头,我的心里不是滋味。

作为独立经营油品进出口的大型公司,中化只有油品的经营权,没有自己的基地、码头、储罐设施,在储运等方面受到诸多限制,如果我们也能有这样现代化的设施该多好!

回来后,团组的考察报告对我们面临的窘境进行了深刻剖析。报告指出,海陆运输石油后,我们既要租用港口的仓储或管道,又要沟通协调船只从大轮船卸油,大大小小的船只来回卸油蒸发、泄露的损耗大不说,成本还很高。如果我们有自己的基地、码头、储罐,我们石油贸易的协同和规模效应会大大提升,经济效益也会进一步提升。

在公司领导的指示下,时任储运处主任主管此项工作的韩根生同志,在公司召开的办公例会上让我们研究一下。接到任务后,我们连夜进行可行性研究文件的起草。我们在报告中指出,建设一个自己的库区和码头,具有较高的现实战略意义和长远历史意义,可以从根本上解决他方码头卸载效率降低、油品损耗大、成本高的难题,希望我们能在这个方向进行努力。

得到领导支持,后又经十余次勘察和讨论,论证了岙山适宜建设库区和码头。该地评价吃水深度超过70米,且气候海事条件良好,可以让万吨巨轮停靠。组织上认可这个思路后,韩根生同志随即带头组建了岙山库区和码头筹备小组,准备先把岙山库区和码头建起来,做一个试水。

筹备小组建成后,我作为小组成员随组驻扎舟山,与舟山市区委开会、立项,后又和上海分公司进行多次商谈,通过招标之后敲定了设计院。经过半年的周密设计,岙山基地准备施工了。

那时的岙山一片荒凉,整个岙山岛不足10户原住人家,勘察施工基地时都要穿着雨靴,拿绳子束好裤腿和脚踝,防止蛇钻进去。经过800多天的紧张建设,岙山码头在中化人的努力下走向完工。完工后我再踏上岙山岛,看到中化的大烧瓶标志就有种说不出的感动。我知道这是从0到1的改变,我也相信,随着中化发展壮大,未来还会有2、3……

岙山库区和码头投入使用后,我又参与了上海浦东东方储罐的建设,有幸见证了长江流域的库区、码头、储罐一体化设施的建设。

建设东方储罐的工期是比较紧张的,为了让公司领导掌握前线的工期,我经常要飞往上海。为了尽可能减少飞机延误,我经常早上六点多赶往机场,坐第一班飞机到上海。下了飞机随便划拉几口饭就和东方的同事开会,开完会再飞回北京,整理好材料连夜给领导汇报。可能是心里惦记着这个事儿吧,倒也没觉得累,就觉得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似乎一转眼,东方储罐就建设完成了。

这两项工程让我积累了相关经验,也对储罐事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东方储罐之后,我又陆续参与了其他区域的储罐建设,从舟山油储到海南太平洋储罐,从大连太平洋储罐到中化陆运储罐设施的筹备,我都参与其中。

几个项目参与下来,我和家人聚少离多。一年里有大半年都是异地,每每回家敲门时都很忐忑,害怕孩子看到我觉得陌生认不出来。现在回忆起来,还觉得对她们有愧。记得到海南参与储罐建设的时候,正是夏天,每天起早贪黑,双腿双臂都被晒得严重脱皮,长出了一排排的晒斑,现在已经过了20多年,身上的晒斑还在,它们成了我年轻时工作的难忘回忆。

海上储罐回忆多,路上运输回忆也不少。我们那时候做工作,还是在计划经济背景下进行的,什么事情都需要上面批准。就拿陆运储罐的交通工具火车皮储罐来说,必须有上层领导批文才能使用。车皮罐车分计划内和计划外两种,如果能拿到计划内的车皮,我们运输的成本会比较低。咱们做储罐业务,赚的是辛苦钱,每个环节增加分毫成本,总的利润就会被严重缩减。接到任务之后我就想,不仅要申请到车皮,还要尽一切可能拿到计划内指标。为了完成谈判拿到批文,我在西安待了2个多月,到处跑合同。

偏偏天有不测风云,合同谈判到了关键时刻,我却在夜里接到家里的电话,“母亲病危,能见一面是一面,速回吧”。短短几个字像针一般刺向我的心口,鼻子酸酸的一时哽咽。回到房间关着灯躺在床上,我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。母亲养育我的画面历历在目,说实在话我想回去,见见老母亲最后一面。但为了这个事儿,整个团队争取了这么久,如果计划内批文拿不下来,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。思前想后,我没有回复家里,也没有和同行的同事说。

等到这边的合同正式签下来,我连夜赶回家里,母亲却已经去世一周了。望着母亲的灵柩,想着几十辆印着中化名字的车皮即将从西安发往北京,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,化作两行清泪。

曾经有很多人问我,没能亲自送走母亲,后不后悔。我觉得我不后悔,如果母亲在天有知,她也一定会支持我这么做的。我们那个年代,公司就是第二个家,公司培养了我们,给予我们很多支持和帮助,为这个家做点什么,看着这个家一点点发展壮大,是很光荣的事情。

二十多年后,我重回岙山,到国储基地参观。站在中化兴中和舟山国储的瞭望塔上,一座座巨型油罐上镶嵌着中化司徽,蓝白色交织的烧瓶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,宛如共和国黄金海岸上一颗颗闪耀着璀璨光芒的钻石。现如今,岙山基地已拥有可靠泊从500吨到30万吨级的油轮码头,储罐储油能力已达700多万吨,同时还建有先进的自动化中央控制系统、消防系统和环保系统。岙山基地不仅每年为中化创造出可观的经济效益,还承担起为国家战略储备石油的光荣任务。几代中化人的梦想,通过不懈努力终于变为现实。

储罐建设,是中化梦的一个缩影,也是我在中化这大半辈子追求和奋斗的目标。我相信,一批又一批年轻的中化人,会运用他们的聪明才智,以建造世界一流油罐基地为目标,把这块基地建设得好上加好。

友情链接
彩神-网址